国片志06 | 一部陈凯歌作品,张艺谋却抢尽风头,还说看见了UFO

        时间:2017.07.28 来源:1905电影网 作者:Jobson


            1905电影网专稿  2015年,有一本张艺谋的传记面世。书中透露,1985年夏天,某部电影筹拍期间,张艺谋目击“飞碟”。


            此书用直接引语引用了张艺谋的话,语气肯定,言之凿凿。


            张艺谋确信自己看到的就是“UFO”。


            多年以后,对于“飞碟事件”,有记者向那部影片的导演陈凯歌求证。


            陈导语出惊人,说当晚他也在。待记者追问“飞碟”真伪之时,陈凯歌则轻轻摇头,讳莫如深。


        1905全网独播 《大阅兵》


            这部被描绘出神秘色彩的影片就是《大阅兵》,陈凯歌的第二部作品。


            然而,影片的看点绝不仅止于“逸闻”。看过全片后,您一定会被张艺谋的摄影所击中。


            一部陈凯歌的电影,却被张艺谋出尽风头。这件事,才是《大阅兵》真正的亮点。


        才华横溢·张氏美学震动影坛


            “UFO”之真伪已不可考,但张艺谋当晚应该还是看到了某些“不寻常”的东西。


            事件发生在《大阅兵》开机前,如今看来,那就像对张艺谋的一次“点化”。


            他就像被打通了“任督二脉”,拍出了非比寻常的画面。


        张艺谋(右一)在《一个和八个》剧组。


            1983年,张艺谋刚刚从北电毕业,被分配到广西电影制片厂。


            同年,就在老厂长韦必达的推动下,成为全国首个“青年摄制组”的一员,担任影片《一个和八个》的摄影师。


            应届毕业生独立创作影片,在全国史无前例。张艺谋赶上了绝好机会。


            相比之前的国产电影,《一个和八个》在风格上有不小的突破,张艺谋作为摄影,功不可没。


            影片在视觉上颠覆极大。


            多用自然光,讲究影像的写实感。摒弃之前同类影片的“剧场式用光”。


            注重画面造型美感,构图简练偏“几何化”。让影像不再仅是“台词的配图”,力求叙事的“视觉性”。


            《一个和八个》问世后,历经争议与讨论,最终还是赢得了首肯。张艺谋也因此获得陈凯歌力邀,担任《黄土地》的摄影师。


            《黄土地》的影像风格与《一个和八个》异曲同工。张艺谋在保持前作思路的同时,也有所突破。


            影片延续了《一个和八个》的自然光和“写实风”,然而在画面造型方面步子更大。《黄土地》的题材,给了张艺谋大胆试验的土壤。


            影片对“人与土地”关系的探讨,让张艺谋可以使用更加“激进”的构图,努力勾勒人物与空间的造型组合。


            片中“求雨”的段落,集中体现了主创在视觉上的实验性。



            有两部作品打底,张艺谋的影像思路初现端倪。


            此后,他继续与陈凯歌合作,而接下来的这部电影,才是其初期风格的代表作。


            《黄土地》之后,陈凯歌与张艺谋的合作渐入佳境,马不停蹄地就开始了《大阅兵》的拍摄。


            一方面,两人的配合更加默契,另一方面,“阅兵”题材本就是天然的“画面实验场”。天时地利人和,《大阅兵》那些惊人的影像应运而生。



            《大阅兵》的场景区分很明晰——室内与室外。


            室内大概有营房和浴室两个景,室外则基本上只有训练场。


            因阅兵训练的特点,影片室外的镜头几乎成了“构图实验室”。人物与环境组成各式各样的“线条”和“图形”,让画面处处都是“几何美”。


        《大阅兵》中的对角线构图


            表现队列整体时,多用对角线构图。


            避免队伍与画框形成平行线,试图打破画面的单调状态。


        《大阅兵》标志性的特写镜头


            拍摄单一人物时,则多用“莱昂内式”的中心构图面部特写。


            这种手法突出了人物个体,与表现“集体”时的“密布式”画面形成对比,紧扣影片“个体与集体关系”的主题。



            另外,张艺谋也时常将整个队列作为一个主体,采用更大的景别,在环境与主体的关系上做文章。


            同样的方式,在《一个和八个》《黄土地》中也均有呈现,可以看作是风格的延续。


        《大阅兵》室内戏剧照


            《大阅兵》的室外戏是“面子”,“里子”是室内戏。可令人惊讶的是,“里子”的光芒几乎盖过了“面子”。


            室内戏的摄影,其实是《大阅兵》真正的华彩。


            影片开场体检的戏份就十分精妙。


            陈凯歌在后期将现场声隐去,而张艺谋则用中长焦端的镜头,在体检的人群中摇移游走。


            利用移动中的人群作为前景,去表现具体人物,这是《大阅兵》的标志性构图。


            张艺谋与陈凯歌想通过这种景深关系,让“个人与集体”的主题得以视觉化。


        《大阅兵》之浴室


            浴室戏也沿用了之前的拍法,更加坚决地使用“人群做前景”的方式。


            除去贴近主题的功能外,这样的方式在气氛刻画上也十分到位,有一种深入现场的参与感。


            影片对剪影的利用也非常用心。


            在室内戏中穿插运用,对树立人物起到助推的作用。


            另外,影片尝试了很多较复杂的场面调度。


            用摄影机的移动去配合人物走位,从而在单个镜头中加入更丰富、更立体的内容,力求打破国产电影多年来的单调技法。



            由此可见,虽然阅兵的戏份有“图形美”吸引眼球,但室内戏的突破和匠心,才是《大阅兵》担得起“视觉盛宴”称号的关键所在。


            张艺谋的才华在《大阅兵》中展露无遗。


            当然,影片是在导演的主控之下。摄影师的才华,也要有导演的赏识与认同才可能被世人所知。因此,陈凯歌与张艺谋的搭档可谓十分成功。


            当年的他们,并不知道自己日后会有怎样的成就。


            如今看来,作为“第五代”中最成功的两位导演,他们早期这段“双剑合璧”的经历,颇有一种“英雄相惜”的意味。

        >>查看全文
        上一页123